拆解ILAS佣金﹕保險商收買顧問敲詐客戶,他們可以並應當被捕的原因

最差、最貴、最複雜,兼且有意蒙混的投資產品佣金最高。邏輯上這是絕對需要的。若這些惡劣產品沒有超高佣金,它們根本不會存在,沒有顧問會推薦或推銷它們。

一些國家如英國及澳洲已立例禁止產品發行商向銷售產品的顧問支付佣金。因為這牽涉先天性的利益衝突﹕顧問向客戶推銷無用及敲詐的產品以取得金錢回報,導致數以百萬計的消費者被騙。

在香港,佣金依然是一種合法的賄賂,並帶來雷曼迷債醜聞、ILAS醜聞,及其它可能發生了但傳媒走漏眼的醜聞。

Hobbins案敲響了警鐘

越來越多公眾人士認為ILAS佣金並不合法。一切皆從備受關注的Jeremy Hobbins開始,Hobbins提出,這些佣金違反了《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任何看過此條文的人都會同意Hobbin的觀點,這意味數以千計曾經銷售ILAS的人已經違法,可能需要罰款或監禁。

不幸的是,負責處理Hobbins案的法官Anselmo Reyes沒有說出真相及伸張正義。他原本可以就此了結170億港元的騙局,並立下先例為ILAS受害者取回公道。不過,由於這可能惹來權貴不滿及令他面臨政治危機,Reyes漠視現實並以一堆爛藉口保存自己的面子,棄Hobbins與香港公眾於不顧。

Hobbins對、Reyes

根據Reyes的牽強邏輯,向Hobbins顧問所支付的佣金並不是賄賂,因為金額不高於其它自我監管(即同業聯盟)的ILAS行業保險商所付出的過高佣金。很明顯,Reyes忽視了ILAS是投資產品的一種(基金平台),其競爭對手也包括一眾非ILAS投資產品。這表示ILAS佣金的合法性應該跟廣泛市場的佣金比較才算公平。由於Reyes只在ILAS佣金之間作比較,他便可說Hobbins顧問收取的佣金並非特別高。事實上,所有ILAS佣金都是出乎尋常地高,有些甚至高得令保險商以欺詐手段(刑事罪行,可被判處監禁14)來掩飾。筆者會在下一篇部落格文章詳述這個騙局。

ILAS及其競爭對手

由於Reyes忽略了ILAS與其直接競爭對手的比較,那便由筆者來代勞。筆者希望,任何考慮向設計及推銷ILAS的騙子採取法律行動的人,都可參考以下的分析。

由於ILAS是基金平台,最適合用來比較的非ILAS投資產品,便是與之競爭的基金平台。奕豐匯富是一個基金平台,提供的基金數目遠超很多ILAS產品,而且成本較低。與ILAS相比,它簡直是大平賣。撇除ILAS的前期佣金高出百倍,絕大多數情況理財顧問完全沒有理由推薦ILAS而非奕豐。當有其它明顯較為合適的產品(例如奕豐匯富、自願性強積金帳戶、奕豐的Fundsupermart、互惠基金或交易所買賣基金ETF),但超高佣金導致顧問向客戶推銷ILAS,這明顯就是賄賂。

ILAS與奕豐之間的些微差別

由於定期供款的ILAS保單(又稱為月供儲蓄計劃)是最違規的保單,筆者將之與奕豐的月供計劃作出比較。為確保沒有人說筆者的比較不公,在此先點出ILAS在瘋狂收費以外的兩個主要特點,以反映與基金平台競爭對手的分別。這些特點源於以虛假的保險外殼來包裝相關的基金,並可稱為「稅務安排」或「監管安排」。這些東西在道德或法律上均不靠譜。它們對僑居海外的人士或有錢人可能有用,但對絕大部分購買ILAS的香港市民來說完全無用。「稅務安排

– ILAS可協助僑居人士避稅,但在多數情況下,這只會適得其反,因為ILAS費用可蓋過所有節省到的稅款有餘。「監管安排」– 某些ILAS產品名叫組合債券,主要以僑居人士為銷售對象,它們繞過證監會的監管投資非認可基金。很多僑居人士因此損手,因為不道德的顧問鑽了監管漏洞的空子。顧問的其中一個做法是「double dipping」,此乃行業術語,指收取雙層的高額佣金﹕第一層透過銷售組合債券收取,第二層透過當中的一隻收費高昂的基金收取。

由於這兩個ILAS特點對香港投資者來說並沒有用,因此對他們來說,ILAS與奕豐之間的差異便在於投資成本。以下就讓我們比較一下﹕

奕豐匯富佣金

顧問透過奕豐銷售時有權決定其佣金水平,介乎05%不等。根據筆者在奕豐的聯繫人表示,顧問銷售月供儲蓄計劃的平均佣金水平是投資金額在投資那一刻2%。換言之,平均計算,當顧問銷售一個月供$1,000的計劃,他及其公司會收取$20佣金($1000投資金額的2%)。此後,只要客戶不取消計劃,他們每月便可額外收取$20的佣金。由於客戶取消計劃毋須罰款,因此投資顧問必需令客戶保持滿意,否則便會失去收入來源。

ILAS佣金

ILAS的銷售則完全是另一回事。按《南華早報》報道,一名顧問及其公司一般會收取客戶在將來投資的金額的4.2%作為即時佣金。若計劃是25年期,他及其公司便可即時收取25年的佣金。舉例來說,一個月供$1,000的計劃便有$12,6004.2% x 每月$1,000 x 一年12個月x 25年)。換言之,從銷售角度而言,ILAS的佣金是客戶已向保單投入金額的12.6倍。這1,260%的前期佣金,是透過奕豐銷售所得的平均2%前期佣金的足足630倍。透過奕豐來服務客戶,顧問要足足52.5年才能賺取相同的金額,而銷售ILAS則可即時獲取全數佣金。

若顧問在銷售ILAS保單後離職,他即使沒有在往後提供數以十年計的服務,但已將佣金袋袋平安(這對有心敲詐更多投資者的騙子來說實在方便,在數年後,即使他們依然留在國內,也可突然離開這個行業。)

當客戶稍後發現自己被騙並憤然取消保單,顧問仍可成功保住它的佣金,因為當客戶幾乎失去所有在首一至兩年投資的金錢之際,大部分佣金款項已秘密地交到顧問手上。保險商狡猾地稱之為「退保罰款」,令保單持有人不明白實際上發生何事。

只有在一個情況下,顧問才會被迫退還部分佣金(給保險公司,而不是客戶)。這就是客戶在保險商收取足夠款項以支付所有佣金前,便將保單取消。彌補性收入確保保險商不會因顧問而吃虧。吃虧的只有客戶。

正如筆者所述,奕豐的服務費用只是ILAS的一小部分,ILAS的費用高昂,因此要給予顧問一些甜頭才能銷售。為說明這一點,以下看看一隻ILAS產品(標準人壽的「盈聚101)的收費,並與奕豐匯富的費用比較(筆者的女友被不當售予「盈聚101」,個案曾獲《南華早報》報道)。

平台費﹕盈聚101 vs奕豐匯富

「盈聚101」可投資290隻基金,並享有「免費」基金轉換。它的費用主要有三層。為簡單起見,我們先不理會初始帳戶的每年6.0%行政費用(因為其主要目的是秘密地從投資者身上收回向顧問支付的佣金),又不理會每年$720的保單費用。首先,讓我們聚焦於每年1.5%的累積供款戶口費用

Harvest 101 Policy Fee and Administration Charge

Harvest 101 Accumulation Account Charge

Harvest 101 Policy Fee and Administration Charge - Chinese

Harvest 101 Accumulation Account Charge - Chinese

現在來看奕豐匯富,它提供471隻基金,並有免費基金轉換。奕豐按照投資金額收取單項的平台費0.1%0.3%

iFAST Platform Fee (cropped)

iFAST Platform Fee - Chinese

與「盈聚101」1.5%的累積供款戶口費用相比,這便宜了5至15倍。

不過實際上,「盈聚101」最終較奕豐昂貴不只15倍。這並非因為上述該兩項筆者撇除的收費,而是超過99%25年期ILAS保單(以及93%ILAS保單均會提早終止,並帶來「退保罰款」,意味投資者不會獲退還已秘密向顧問支付的高額佣金。

Harvest 101 Exit Charge

Harvest 101 Exit Charge - Chinese

奕豐沒有所謂的「退保罰款」,因為奕豐不會提早支付數以十年計的佣金。奕豐所設計的「邊投資邊支付」佣金模式,旨在鼓勵顧問提供長遠的優質服務,而不是將客戶的錢挾帶私逃。

顧問費﹕盈聚101 vs 奕豐匯富

為比較起見,我們可大致上不理顧問費用,因為這些費用最終由顧問收取,而非標準人壽或奕豐。儘管如此,筆者在此也提一提它們。在奕豐,顧問費用為每年02.25%;而根據筆者在奕豐的聯絡人表示,平均水平是0.97%。「盈聚101」的介紹冊沒有顯示平均的顧問費用,但指每年介乎02%

Harvest 101 Advisory Fee

Harvest 101 Advisory Fee

讀到這裏大家應該很清楚,與奕豐相比,「盈聚101」如同敲詐無異,其基金選擇少181隻,但收費卻高昂數倍。難怪標準人壽要以客戶初投金額的逾1,000%作為前期佣金,利誘顧問進行銷售。

長年期ILAS合約存在的真正原因

大部分ILAS合約的年期由最短的5年至30年不等。「盈聚101」5年至25年不等。筆者的女友及其他幾位朋友被推銷了25年期的合約。表面上,較長的合約可便利擁有較長投資年期的投資者(例如年青人),但筆者相信這是故意誤導,以掩藏收取佣金的真正目的,促使顧問推銷ILAS

請謹記,ILAS的佣金是客戶在未來所支付的所有投資金額的4.2%。這表示30年期的保單佣金較5年期的保單高六倍,並同時相應增加了「退保罰款」的金額。從統計角度來看,這導致提早退保幾乎必然發生。客戶絕無理由簽署長年期的保單,當顧問推銷這些保單時,他們正收受利益,並違反其受信責任。筆者相信,合約年期最短5年的原因在於,起碼要有相當於5年的前期佣金才能利誘顧問去推銷這些定期供款的ILAS保單。若少於這金額,大部分顧問均不會受引誘而冒聲譽風險去敲詐自己的客戶。即使有一份定期供款的ILAS保單適合其客戶,顧問亦沒有理由推薦最短年期以外的任何合約,因為短年期的合約風險較低,亦可在到期時更新。

「分配獎賞」的真正目的

很多ILAS保單伴隨「分配獎賞」,以欺騙經驗淺的投資者,令他們以為認購保單可得到「免費」基金單位。若他們簽署較長年期的合約,便可收取更多的「免費」基金單位。在下一篇的部落格文章,筆者會指出這些基金單位基本上是假的,除了令顧問誤導投資者以為長年期保單較「著數」外便一無是處,並且暫時隱藏了前期收費所造成的損失,令投資者一開始不察覺,發現有問題後才取消保單。這讓顧問銷售長年期、高佣金的保單更輕易,進一步鼓勵他們推銷ILAS

本質上,較長年期的合約並非單單是迂迴的賄賂,也讓顧問在不知不覺中從投資者身上間接盜取金錢。虛假的「分配獎賞」則有幫兇。

官司進行中

由於香港的立法會被自私的企業操控,香港並沒有集體訴訟。然而,筆者正計劃組織一個類似集體訴訟的方式,以代表ILAS受害者,尋求比Hobbins案更公平公義的審訊。筆者將會很快再就此下筆。

雖然保險公司以詐騙及賄賂的手段來敲詐投資者,在過程中,他們亦從競爭對手如奕豐等偷走潛在的客戶。因此,筆者鼓勵奕豐考慮採取法律行動。若奕豐決定採取行動,筆者希望他們的索償亦可惠及被敲詐的投資者。對奕豐來說,這是爭取公眾好感的機會,有助建立崇高聲譽、得到正面的媒體關注,甚至有望推動亟需的監管制度改革。對奕豐及公眾而言,這是一個潛在的雙贏機會。

本文載於無分類,於 2014119Lindell Lucy撰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