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相連保險醜聞加劇:前僱員向監管機構披露專業失德及能力不足的問題在香港最大型獨立理財顧問公司肆虐

康宏理財服務正面臨另一場公關噩夢

這次並非來自憤怒的客戶,而是來自氣憤難平的前僱員。

經過多番受騙、操控,甚至被利用作為欺騙親父的工具後,Shawn Wong正透過向監管機構及傳媒披露自身的經歷,為不平等的待遇伸張正義。  

康宏專剝削缺乏經驗的年輕人 

Shawn表示,康宏有系統地聘請及剝削剛畢業又缺乏經驗的學生,特別羅致內地的年輕人,以便利用他們的簽證身份,與家人、朋友分隔異地,極渴望工作得到機會的心態,還有他們的純真,以及父母的社交網絡(「關係」)。 

儘管經紀人必須專注其在道德及法律上的責任,但這群康宏新丁都被安排接受一個完全只談銷售技巧,而絲毫沒有觸及受託人責任的培訓。Shawn表示:

「康宏並無提供任何有關保險中介人道德和倫理責任、投資者權利和權益,或[投資相連保險計劃]產品的重要條文及條款的培訓。培訓都只以銷售技巧作主導,令公司的顧問有意無意地以個人利益出發,違反職業操守,甚至[以虛假陳述]來誤導投資者。」

換言之,康宏專門挑選不諳投資的人羅致旗下。這些人都太年輕,未曾有機會掙錢,或學習如何處理工作。康宏便利用短期的銷售培訓來衝擊他們,教他們如何推銷投資相連保險這一個異常荒謬、複雜、危險、無意義,而且很多時都帶詐騙成份的投資產品。在缺乏對投資產品廣泛市場的認識下,加上不太理解自己需要銷售的產品,這些新員工都被誤導地標籤成「獨立理財顧問」,然後一併接受同一指令,再被推出門外努力推銷。他們都沒有薪酬,掙回來的錢全都來自佣金。這表示,如果他們推銷不到,便要乞求父母支持,或如Shawn一樣,向銀行借貸。 

推銷電話

Shawn表示康宏在培訓中教導僱員如何透過推銷電話「與客戶溝通,如何找出他們的潛在需要並加以利用,員工都分成不同小隊練習與客戶會面的情況。」

經過培訓後,員工都獲發載有潛在受害人高度私隱的個人資料,這些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資料已被收集並售予騙子,而騙子就派員工濫用這些資料操控這些被蒙在鼓裡的受害人。據Shawn指:

「當我剛加盟康宏時,新人都會獲發名單,用來撥打推銷電話(我的名單包括本地及內地人士),當中包括聯絡姓名、電話號碼、地址、職業,有些更載有資產詳情(例如持有多少存款,持有那些類型的物業,駕駛何等座架),甚至如果最近有進行個人財富管理活動,都會包括其中。」

當看到資料是如此詳細時,Shawn感到十分驚訝,而當他將此事告知筆者時,筆者的反應也一樣。

向內地人推銷

Shawn來自內地,康宏特意培訓他針對內地人進行銷售,尤其是那些可能從不法途徑獲得財富的人士。

「康宏聘請來自內地的僱員不斷被灌輸要向客戶強調『獎賞』[即一個推銷騙局],還有避稅及保障『資產安全』的概念。而對『資產安全』的詮釋,便可能牽涉不法/不當的收入,甚至是洗黑錢。

筆者要求他詳細說明,他說:「投資相連保險計劃基本上是要人們投入大量金錢,並將之包裝成一個在避稅天堂註冊的保險產品,例如馬恩島。對內地的投資者而言,康宏令他們認為這是安全的產品,且難以追溯他們的財富。」 

利益衝突

Shawn表示佣金率與投資相連保險計劃的鎖定期成正比。這表示最危險的投資相連保險計劃產品便可產生最高的佣金。相對沒有那麼惡毒,而且透明度較高的產品,即那些沒有鎖定期的,「從來都不是顧問首要銷售的產品」。  

這表示康宏不單沒有教導這群無知的年輕「顧問」什麼產品較為適合客戶,更鼓勵他們推銷最差的產品。

Shawn解釋道:

「給予投資者更多的彈性,表示保險公司的經濟利益便會減少,所以他們會給予顧問較少佣金。顧問都不會對例如萊斯基亞『靈變儲蓄計劃』一類的產品感興趣。」 

虛假廣告宣傳

為此,Shawn認為康宏號稱自己是一間「獨立理財顧問」公司,是欺騙公眾的行為: 

「康宏經常聲稱選擇那間保險公司都無關重要,因為它可以完全為了投資者的利益行事,這完全是廢話。」

「康宏沒有告訴客戶,它只在佣金一樣的情況下,才認為選哪間保險公司都無關重要。」

「只要投資相連保險計劃是[顧問]銷售的產品之一就行,不論它是否適合客戶,投資相連保險都是他們第一個向潛在客戶推薦的產品,[因為顧問]可從這類產品獲得較多的佣金。」

「對於真正獨立的理財顧問而言,其底線就是不能與客戶存在任何利益衝突。因此,大多的情況下,顧問只在向客戶提供的服務中獲取報酬。」

「但我不明白的是,為何政府和監管機構會容許他們多年來一直利用『獨立理財顧問』的名義來矇騙公眾?」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尤其是這個欺詐行為在英國受法律監管,令這問題更為顯著。

Shawn的經歷

Shawn表示他從來沒有應徵康宏的工作。康宏某程度上取得他的資料,聯絡他,向他承諾美滿前途,再邀請他參加面試。

他們的推銷聽起來很有說服力。據說當時他的未來主管單在加入公司的首年已賺取6070萬。如果她做得到,他也一樣做得到。

每位「康宏人」都要面對一個障礙,就是通過6個月的試用期,其中此人一定要達到500萬元「保單價值」的銷售額。如果這些冠以「獨立理財顧問」的職場新鮮人未能達標,公司便慫恿他們要求父母購買500萬元的投資相連保險計劃,從而確保他們繼續「受僱」。 

Shawn 和他數名朋友及認識的人都有如此遭遇。他表示:

「即使我並未出售任何產品,他們仍然極力遊說我、催眠我,令我以為試用期只是小問題,我只需要多一點時間,然後康莊大道就在眼前,而且此時叫父母幫忙完全是值得的。」

Shawn的父親於201011月來港參加他的畢業典禮。途中,Shawn父與其子的主管曾在康宏進行漫長密談。會面後,60歲的Shawn父簽署了蘇黎世「豐盛人生」計劃,他需要在未來25年每月供款17,000港元(合共510萬玩)。這計劃明顯不適合像Shawn父這種年紀的人士,所以Shawn的主管指導他如何填寫資料,從而在申請處理期間不會引發任何惹人關注的警號。這包括虛報其父收入,從而看上來他是有能力承擔保費,即使事實卻不然。該名主管可能真正希望看到Shawn成功,但在關心他的前途以外,她應更著意其他的利害關係。由於康宏的架構像一個金字塔,其主管可從Shawn父購下的該份價值510萬元保單中分得佣金。甚至這名主管的主管的主管的主管都可分得佣金。

《南華早報》近日報導,保險公司支付經紀公司的佣金相當於定期供款的投資相連保險計劃產品之保單價值的4.2%。這表示康宏很有可能收取合共214,200港元的佣金。Shawn表示他獲得當中的1.5%76,500港元)。餘下的2.7%137,700港元)則由公司及高級管理層瓜分,要知道康宏並無給予Shawn任何薪酬,這是非常豐厚的投資回報。

因為康宏從不披露他們的佣金資料,因此Shawn亦不知道公司得到的佣金是如此龐大,近乎是他獲得的2倍。這筆龐大佣金最終會由「豐盛人生」保單首18個月的供款支付(即是這些供款已倒進大海,從此無法收回),但因為這些都沒有在保單文件中披露,加上混淆的收費和帶有欺騙成分的會計方法,把事實隱藏得很好,所以Shawn或購買保單的人都蒙在鼓裡。 

Shawn在康宏持續「受僱」多於一年,直至最後他發現,如他選擇不去扭曲他的對錯觀念,根本不可能憑此工作維持生計。他說:

「我不能相信,我明知親朋戚友及父母

投資相連保險計劃並無實際需要但仍要厚著臉皮』向他們推銷。我亦知道如果他們了解計劃的條款,或知道我對產品不甚了解,他們根本不會購買。」

此外,公司在培訓中教導他這樣介紹投資相連保險計劃:「(它們)是某種形式的避稅或供來自中國大陸的資本外流的工具。拒絕運用可能帶誤導性的銷售方法,是我在康宏銷售表現欠佳的原因之一。」

Shawn最後選擇離職。

「經過8個月的供款,我無法繼續下去(因為部份供款是由本人父親支付,其餘則由本人自己支付)……所以我要求父親停止付款……但我們無意取消保單,直至蘇黎世大約在6個月後向我發出一封信,表示保單已失效。從那時起,我們開始知道問題存在。」 

問題是,他們已付136,000元的供款,完全沒有存入所謂的儲蓄計劃。它們都給蘇黎世及康宏獨吞了。  

因為Shawn與父親沒有支付至少18個月的供款(稱為「初始供款」),蘇黎世會扣回若干支付給康宏的佣金的百分比,表示康宏會扣回若干支付給Shawn的佣金的百分比。Shawn的追回利益為42,900元。

「我在20135月收到康宏的電話,他們說數月前向我發出一封關於佣金回扣的信。但我一直沒有收到,所以要求他們再寄一次。」

Shawn收到後並回覆,解釋他如何被操控,又訓練不足,甚至被慫恿利用不道德的銷售方法。

「根據以上的事實(但這不是事實的全部),本人謹此要求免除任何需向康宏承擔的責任……而本人與父親則放棄索回上述投資相連保險計劃內相應的已付保費的權利,以作為交換的條件。否則,本人作為金融媒體的專業人士,為了公義,唯有利用僅有的資源保障利益,並為本人的損失保留進一步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請將貴公司的決定,以郵件或電郵通知本人。」  

康宏一直沒有回覆Shawn的函件。然而,接近一年後,他收到收數司的電話。

「我在20143月收到美利勤集團的電話時覺得非常意外。此事令我很不爽,所以決定要打破沉默,並打擊康宏對我做出一切不公正的行為。」  

有必要向傳媒揭發事件

Shawn父向蘇黎世寫了投訴信。蘇黎世回覆表示他們沒有做錯,並轉介事件予康宏。

當然康宏亦聲稱他們沒有做錯,於是Shawn寫信至保險業監督:

「康宏的代表清楚表示,公司過往處理類似的投訴時,從來沒有給予賠償……這令我擔心由於康宏和個別投資者的權力並不平等,在康宏的『內部調查』中,不論投資者是對是錯,康宏都會罔顧他們的利益。

Shawn覺得康宏會將事件當作其主管個人行為不當處理,然後會聯絡其主管,如果她不想償付Shawn及其父親,則康宏便不會有什麼行動,案件終結。

Shawn並不認為將所有責任推卸給其主管是正確的做法。他認為根本的問題比主管的行為嚴重得多。問題的癥結來自康宏聘用沒有經驗的人士,漠視給予他們適當的培訓以讓他們履行專業的職責,反而訓練和誘使他們利用道德敗壞的策略,不惜一切代價推銷產品。

Shawn表示:

「我相信當時我所屬的整個團隊都不清楚理解[初始供款期],即使是我的主管都不了解。(直至現在我仍然認為她並非故意欺騙我,她只是不完全理解實況。)」

Shawn對於康宏會承認責任不存厚望,而且向監管機構投訴亦只會徒勞無功。

「我知道就證監會規管的活動而言,這絕對是行為不當。但對於保險業而言,大多好像香港專業保險經紀協會這類機構都是以自我監管的形式經營,即使它可能是做出不道德的行為,違反操守準則,但我懷疑監管機構對它們是否有執法能力。香港專業保險經紀協會裡的人都是業內人士。他們不會就監管機構對他們業界的不當行為提出疑問而作出懲罰。」

Shawn認為他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唯有向媒體披露事件。於是他聯絡筆者,並歡迎筆者撰文發表他的經歷和文件。這亦都是他最近接受《南華早報》訪問的原因。

11日前,Shawn邀請了一名記者陪同前往康宏,他本來是要跟康宏商討可行的和解方案。Shawn沒有預先通知康宏,因為他覺得康宏會拒絕有記者隨行。

果然,Shawn的預感沒有錯。

「一如所料,他們拒絕對話。我覺得該名法律及合規部的職員感到錯愕,更有點不爽。」

所以,會議並無按原來計劃進行,Shawn便將一封已預先準備的信,交予該名法律及合規部職員。Shawn說:  

「我不能在沒有證人的情況下參與會議,如果只有我自己跟你們的法律人員對話,我不認為我的最佳利益會得到保障。」

Shawn在信內列出各項他願意進行和解的可行方法,並要求康宏在7日內,即515日或之前回覆。

516日,Shawn尚未收到回覆,所以他致電康宏查詢。他們表示在前一天寄出書面回覆,可能Shawn尚未收到。但數小時後,康宏再度致電Shawn,表示他們其實未寄出回覆,他們會在當日稍後時間寄出。

到了519日,Shawn還是未有收到答覆,筆者問他會否希望延遲發表有關他的經歷的文章。

他說:「無需要,他們完全是咎由自取。」

本文載於無分類,於 2014519Lindell Lucy撰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